Nicky N

超级棒!

清祀Tinnie:

《【盾铁女团】STONY 101》

「每句台词是默契是无声告白,望向他就有无限勇气存在❤」

盾铁女孩们终于决定加入STONY101出道成为偶像,历时32天的紧张制作,首唱主题曲《STONY 101》歌曲及MV今天正式发布!盾铁女孩们,今天我们一起走花路!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7435672/

网易云音乐:http://t.cn/Rg1wSwO

女团发起人/后期: @清祀Tinnie 

PV: @Uryan 

改词导师: @散茗 

原曲:创造101

美术: @Lucía 

STONY101: @清祀Tinnie  @Uryan  @Ms琳琳  @阿酌  @Another Monologue.  @嘿~!  @Koe-Chung音白  @小y  @团了个团  @试春盘  @萝卜家的球  @桐原亮司在哪  @阿嘤  @池羽   @猫予长不大  @少爷溜肩大丈夫  @SURAN_苏岚  @是味精不是鸡精  @麻辣兰巴斯    @肥肥_dream   @RDJ的CE  @卖饼的Max  @三水宰梦  @万浅藤  @Hyacinth_J.Y.   @吃糖吗  @丧心病狂脑洞症候群  @津名志介 


PS.今天@北京盾铁Only 上来自Coser的STONY 101舞蹈表演大家喜欢吗?

如此可爱,怎能不爱! 


活动预告:盾铁婚礼广播剧现场访谈

快来支持一下吧~

清祀Tinnie:

就在今晚,就在YY频道49494110,我们将举办盾铁婚礼纪念广播剧《To bemarried》Free Talk!
在这里,你可以和盾铁coser及cv在线互动交流,了解策划婚礼的过程中有哪些有趣的故事,还有大家熟悉的歌手暖场献唱!
北京时间今晚20:00,YY频道49494110,暖场歌手燚帝&清祀&叽里咕噜&阿酌携盾铁同人歌等你来!


特邀主持:CV19_昆仑班
主持:清祀,静小渊
嘉宾:祖茬,燚帝,馒头,栗子,王白先生,音白,罗德
空降嘉宾:八千里路

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想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但是。。。她的态度真的很伤人心,我当初是真的把她当朋友。但我不知道她一直是怎么想我的,是想维持住我这个朋友,还是装作看不见。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决定说出来了。
图一内容大部分是朋友整理的,第二条是马大的回复,第三条是我的回复。
至于摊子本子的事情,我没有过多参与,但也知道缘由了。只希望马大这次能够认真面对这些,而不是“态度诚恳”的道歉,之后逃避这个事情。

我们都出来了,我们都在这

巴拉巴拉小肉饼:

吃了几天瓜,最后说几句吧。

我去年挂她的时候,我是知道现在微博瓜田里一些瓜的,并不是无缘无故,我知道这位净干过点啥。

结果马大私信了我周围很多亲友,说我挂她是因为学校等级森严,向我的亲友们表示学姐欺负她,我亲友跟我提起来的时候我都无语了,我总共就见过你四次,解解。

当年太太们选择了忍气吞声,被你的小腿毛们炮轰,被冤枉说是排挤你出圈,今朝东窗事发,你做过的每一件事被一件件补充曝光,被你伤害过的人都出来说话了,然后你微博道歉,却在背地里说盾铁太太们是在给你泼脏水,说挂你的转发最多不超过50。

你看看现在哪条没超过50?

本子稿费分配不均,非得画手亲自对质才给补上。拿别人无料随自己的本子赠送。拿样刊抵排版的酬劳结果好几个月过去排版亲自催才发现压根样刊都没给人家寄。

最后,最不能容忍的,和洗白黑锦鲤的人互关,喜欢铁人的每一位都知道黑锦鲤是个什么狗东西吧,人家就能和洗白黑锦鲤的人互关,且一开始就有人提醒过了,都没取关,理由是【我觉得她一开始勾搭我的态度挺好的呀,只要她转发我的漫画就可以】???这是理由吗,洗白黑锦鲤的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给我滚。

你说她画了么多到底喜没喜欢过铁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份喜欢敌不过她对粉丝数的追求,爱不爱角色在她那里并不重要,反正有热度就能硬着头皮画。但现在,我知道您就等着事件热度慢慢降低好东山再起呢,我就请问一句:以后您还有脸画他吗??

神仙画画!!!

RIVERLETHE:

+


   「JAGUARS」

【美洲豹与史塔克】

(今天画得手好酸,明儿上颜色~) 

【扫文】

扫文记录:

前行向未来 by:星辰大海你的眼
托尼去见一个又一个人,找回一份又一份记忆,终于,一切都完整了。
大半夜的连续暴击。
红区。

烟九年ChaoS:

在第三十七年的开春

“——好久不见啊,我的大师。”

他回来了,以这样的模样。

一点都没变。

完整剧情↓↓↓因为懒所以没画。

在莫扎特去世的两年之后,他回来了,以天使的模样。他不知从哪里摘了朵玫瑰,轻轻放在萨列里的办公桌上。他们聊了很久,萨列里面对这样莫扎特,终于将自己未曾吐露过的心声全部说了出来,毫无负担的赞扬他的音乐与灵魂,莫扎特大笑着抱紧了萨列里,双翼将两人关在小小的空间里。

然后,有人将他叫醒了。

仆人们说他趴在桌上写谱子的时候睡着了。怕他着凉,于是便唤醒了他。

萨列里起身,环顾四周,窗户是好好关闭的,地上桌子上也没有羽毛,什么都没有。

没有一丝属于莫扎特的温度。

直到入夜更衣的时候,他才发现,在马甲与衬衫的缝隙里,不知什么时候掉落了一片玫瑰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