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ky N

天哪好可爱!!!

Grass☘:

-周边宣传-

作者:Grass

❤盾铁-Steve的宠物店 猫咪抱枕~

❤Tony单喵-双面亚克力挂件

❤预售开始时间8月20日(周日) 晚上8点。预售地址

❤前五买抱枕送挂件一个 名单在一小时后公布请稍安勿躁~~

❤客服只有店主和店主麻麻,如果回复慢了请见谅Q Q

   以及万分之一的可能:请不要问他们会不会交配这种话,如果被麻麻接到草可能会死(;´д`)ゞ

❤Hail STony❤

一颗蠢萌蠢萌哒菜:

看到就画了。

真色气啊有罪的TONY!!!!!!!

不过果然还是原样最可爱了,甜心(你他妈

贾尼老司机:

吃到糖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转眼乱了繁星迷离:

瞅啥 我们贾尼就是用爱发电( ・ิω・ิ)!!

以及那是发现手机还有三十秒关机然后疯狂找充电器的我_(:з」∠)_

反抄袭也要按照基本法之——实用维权教程

micaryn:

Love me_ torture me:



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最糟心的事儿不外乎——自己的文被人抄袭和自己的文被怀疑抄袭,今天我们就前者,掰开了,揉碎了,给大家讲讲应对之道。




为方便叙述,文中的被抄袭者为甲方,抄袭者为乙方。




第一,所有人都应该明白,抄袭是对一位作者最高的指控,所以在做出该指控之前,务必反复阅读两边的文章,确定侵权事实后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第二,甲方需明确诉求,即自己究竟希望获得乙方怎样的补偿。是道歉,公开道歉,删文,删号退圈或是其他。




第三,甲方需明确处理方式,即是否接受私了。




第四,甲方需明确风险,具体的风险后面会有详解。




经历了以上四步先期准备,下面是具体步骤。




前期准备:保留证据




将乙方存疑的文章截图或转载保留下来,确保即使乙方删除该文章,甲方依旧保有证据。如果乙方关注了甲方,或者给甲方的涉事文章留过言、点过赞等,务必保留截图。




1、假设甲方接受私了;




对两篇文章进行初步比对(即调色盘),将比对结果发给乙方,并提出道歉、删文、退圈等诉求,等待乙方反馈。这其中必须给乙方留一定的时间,毕竟不是每个人每天都会上网check此类信息。如果乙方承认了侵权事实,并同意向甲方道歉、删文、退圈等,over。




如果乙方不承认侵权事实,或不予理睬甲方的诉求。可能会有改ID,删文章,拉黑甲方账号之类的行为,甲方应采取下一步措施。




2、公开侵权事实,力求讨回公道




从这一步开始,就是很多甲方偏离轨道的开始了。前面甲方制作了初步对比材料,这时候千万要将这份材料公之于众!千万要将这份材料公之于众!千万要将这份材料公之于众!重要的话说三遍。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抄袭这种行为与杀人、抢劫等行为不同,杀人、抢劫等属于事实性犯罪,人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尸体就是最好的罪证。但是抄袭是需要界定的,什么样的雷同属于致敬,什么样的雷同属于借鉴,什么样的雷同属于抄袭。并且这个界定的过程,甲方及其亲友绝对不要插手,若如此,很容易被乙方冠上不公正、不客观的帽子。淘宝上有检测抄袭的服务,价格非常低廉;此外,微博上有些博主也提供专业且免费的鉴定服务,等结果出来,完整截图,第三方鉴定结果比本人的对比材料(即调色盘)要有力的多。(建议寻求两个及以上的第三方机构鉴定,更有说服力)




拿到了第三方鉴定结果,愿意私了的甲方仍可以将该结果发给乙方,寻求私下解决的途径。如果乙方仍然拒绝承认侵权事实,到下一步。




此时甲方需制作更详细的对比材料(调色盘),并与第三方鉴定结果一起制作成一篇文章(或长微博)等发布到公共平台上。一定要一起发!文章里除了要详细说明两篇文章的雷同程度,还要附上之前与乙方就此事的沟通过程(即使乙方全程无回复)的文字、截图,最后写明甲方的诉求——道歉、删文、退圈等。一切完成后,等待乙方的回复,如前面所言,给乙方一定的缓冲时间。




抄袭这种事儿,想必广大群众是深恶痛绝的,到目前为止,可能有很多甲方的亲友、粉丝坐不住了,想集体发文章或给乙方发私信施压。这种行为非常不可取!具体原因后面会说明,总之直到这一步,除了甲方或其代理人,其他任何人不应该介入这件事。




3、乙方拒不道歉,制造舆论攻势。




即使侵权事实已经相当明了,乙方仍然拒绝承认错误,装死甚至开小号、纠集一堆小伙伴来为自己洗白喊冤,甲方除了干生气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非也。由于已经附带第三方鉴定结果,(强烈建议寻求两个及以上的第三方机构鉴定!)甲方已获得实质上的胜利,乙方承不承认,区别已经不大了。就像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你会因为一个嫌疑人拒不认罪就不给他判刑吗?乙方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力,然而已经很难扭转乾坤。




甲方需明确一点,一旦决定将此事公之于众,要充分预估到路人的态度。路人的态度就是舆论的走向。甲方在为自己维权时,情绪难免激动,但即使情绪再激动,都不应该迁怒于路人。有些路人提出对你的维权文章提出质疑,是很正常的,他们不一定是乙方请来的救兵,可能只是站的角度与你不同。对于这些质疑,可以回应,也可以不予理睬,正如我前面所说,甲方已获得实质上胜利了。




好啦,到这里,我已经写了1621个字了,乙方还是拒绝承认错误。那么亲友团、粉丝团就动起来啊!蛰伏那么久,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写文章批评他,私信批评他,所有合法途径都可以。(人肉搜索等不属于合法途径!切记)舆论攻势有时候比讲道理更有效。




注意事项:非常重要!




1、无论是和乙方私下沟通,还是制作最终的文章(长微博)时,只提事实,不提推断!只提事实,不提推断!只提事实,不提推断!举几个例子:




(1)他关注了我,就是为了把我的文章细节拿去抄(错误)




         他关注了我。(正确)




(2)我给他发消息已经24小时了,他一直在装死。(错误)




         我给他发消息已经24小时了,期间他有发文章、点赞、评论其他文章的记录,但对于我的诉求,一直不予回应。(正确)




(3)在我文章底下的评论中,有一个人口气非常像他,一直在为他洗白,那就是他的马甲。(错误)




         这样的话没有正确答案,就根本不该发。即使很像很像,这也是你的猜测而已。不属于事实性证据。




我为什么强调只发事实不发推测呢,因为推测终归是推测,发出来徒有给别人留把柄的份。(1)说明对方关注了自己,就已经证明对方有很大可能看过自己的文章了,至于关注我就是为了抄我这样的话,估计发了会哗哗地掉粉。(2)中说对方在装死,对方很容易就反呛“我没看到啊”“我私信太多了”“你在污蔑我”之类的,莫不如列出他活动的痕迹,比什么都好使。




2、情绪决定一切




自己的文被抄了,情绪激动愤愤难平是正常的,但是这样的情绪不能带到维权的过程中。人一激动就容易失去理智,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很容易给乙方留案底。同时给路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路人是来围观侵权事实的,最后围观了一场泼妇骂街(象征性的),你说路人能对你,对这件事有好印象吗?如果路人开始反感这件事,上面的舆论攻势就不奏效了。情绪激动此乃大忌。




3、措词重于泰山




每一件事实,都是由甲方或其代理人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怎样的措词,决定了读者对你的态度。无论平时是什么文风的作者,在此时,力求将自己变成一个机器人,尽量客观,甚至冰冷地来叙述整个事件,少用形容词,少用副词,少卖惨,专注事实。举例如下:




(1)我为了这件事,发烧63度,一天打了10瓶盐水,我只是要求个道歉啊,拜托你为我想一想,你愿意自己的文被抄吗?(错误)




病情与维权无关,应当删除。后面的“拜托”,还有可能出现的“求求你”之类的,明显甲方将自己放在弱势地位,这是乞求怜悯的态度,而不是平等维权的态度。这话一旦放出来,读者会觉得,“咦,你是不是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这对维权就很不利了。




(2)都怪我自己傻逼,当初没截图留证。(错误)




说明有此事实但未留证就可以了,甚至不提也行(因为缺乏证据辅助)。你说了自己傻逼,道理同上,主动将自己弱势化,大忌。




现在来集中回答几个常见问题:




1、根据我的调色盘,他的抄袭事实已经很明显了,我只是要一个道歉而已 啊,他为什么就是拒不承认错误呢?




答:抄袭=剽窃,剽窃=偷盗,你不能认为一个小偷的道德标准与你一致,否则他为什么会去偷呢?




2、我按照你说的,发了具体的调色盘,发了第三方鉴定结果,还详细介绍了跟乙方的沟通过程,为什么还是有人为他洗白?




答:实际上,很少会有人耐心看调色盘的(这就是事实),即使看了调色盘,他也不一定就能认定侵权事实。排除此人是对方水军的可能,也许他站的角度不一样。也许他本人或者亲友被冤枉过他出来说句话,也许他认真看了调色盘还是觉得乙方并没有抄袭,这都有可能。但是鉴定结果就是鉴定结果,路人怎么说,愿意回应就回,不愿意回应就随他去吧。庄羽当初控告郭敬明抄袭,法院的结果出来前她还不是被郭的粉丝喷成狗?被路人质疑是捆绑郭敬明炒作?现在呢?还有没有人觉得她是炒作了?




到现在已经3114个字了,有人会说,作者维权真的这么难吗?明明是受害者,却要承担这么大的风险,付出这么多心力,是不是很不公平?对于被侵权人而言,是的,但是对于另一个作者而言,原创是一个作者赖以生存的准则,任何人对于一个作者的抄袭指控,都应预见到该指控会对该作者造成的巨大负面影响。这就回到我们开篇的第一点了,你说他抄袭,你有确凿的证据吗?




下面是一次失败的维权案例,发生于去年年底,几个月过去了,这件事我至今历历在目。大家也不用纠结是哪个圈子。




简要介绍一下,被抄袭的作者是A,我没有和他直接接触过,他的名字在截图中被马赛克了;和我交流的是B,是A的好友,我给他提供了很多建议。











不知是B没有将我的话转达到位,还是A一意孤行。A坚持在第三方鉴定结果出来之前公开发布自己做的调色盘。结果招来诸多质疑,这事当时撕了好多天,事件中的乙方从来都没有道过歉,而甲方跟几位路人在评论区撕上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这样的事情我已经看过太多太多。抄袭一直存在,我们不必粉饰太平,但也不能冤枉好人。这就是我今天花这么长时间写这篇教程的初衷,谢谢看到现在的朋友们!




欢迎推荐,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业转载请私信我取得授权,所有的未授权商业转载,哼,你试试呗?


啊啊啊啊啊啊好看!

眉毛:

如果他们在霍格沃兹……
其实还想画其他人的 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放在哪个学院比较好
图片顺序是 队长 妮妮 荷兰虫 基妹 盾铁 寡姐和肥啾
(虽然只有一张盾铁但是还是打个tag好了

【盾铁】《He》 01(黑化+双盾+ABO)

啊啊啊啊啊全能的灰仔!!!好吃!!!坐等更新!!!

灰度值可能要弃号了:

写给我们 @Mistletoe 鱼太太的,(づ ̄3 ̄)づ╭❤~许久不写,已经生疏_(:зゝ∠)_



《He》 


预警:黑化异宇宙队长Steven+MCU盾铁内战后+ABO设定(完全私设,私设如山)


 


梗概:Steven失去了他的钢铁侠,但世界并没有变成对方所想的那样,Steven觉得自己越来越坚硬的内心需要一个叫Stark的男人,于是他去MCU宇宙抓走了Tony。


 


ABO设定,Alpha求婚时会送给Omega一条项圈,掩盖住后颈的腺体,所以带着项圈的Omega就是结婚的,Omega可以选择丢掉Alpha的项圈来结束一段关系。


20世纪70年代的性解放带来了医疗革命,Omega可以随意抹掉Alpha留下的标记。


 


黑化盾(Alpha)Steven X去世的(Alpha)Anthony


毛桃盾(Alpha)Steve X被抓的(Omega)Tony


ABO设定并没有意义,我只是恶趣味而已,所以别期待什么。


 





Chapter 01


 


自从完成了搬家任务后,Tony就总觉得自己可能少干了点什么,他问Friday自己有没有失忆或者忘记了Pepper的特别叮嘱一类,AI很诚实的表示,没有。


 


这非常难得,所以Tony想他可能只是有些内分泌失调,造成了一定的情绪波动反常值。


 


“Boss,Ross将军的电话。”


 


“说我在开会。”咬着一颗钉子,Tony摆了摆手。


 


“Ross将军是从Stark工业打来的。”


 


放下手里滚烫的电焊枪,Tony眨了眨眼,觉得心里那个想法啪的跳了起来,这并不好,非常不好。


 


“Pepper在他旁边?”挑着眉问出这句时,Tony想自己大概已经有答案了。


 


“是的,Boss。”


 


“好吧好吧,接过来。”双手一摊丢下弄了一半的咖啡机,他本来还想给对方装个定时装置和远程遥控,怎么每天就那么多人找他,能不能有一天是不找的。


 


“Stark。”Ross将军一上线,Tony立刻翻了个充满艺术性的白眼,全无黑眼球的那种,幸好对方是非视频的。


 


“我在,将军,有什么可以效劳的,还是想找我吃晚饭呢,其实我知道一家非常不错的,有时间我们可以去坐坐,当然是我请客…”


 


“你知道他们出现在瓦坎达境内吗?”


 


“谁?哇,我每天要见的人大概有,Friday给我个数据,将军你需要给我点提示。”


 


“别和我绕弯子Stark。”


 


“Friday我要的数据呢。”一边对着被迫静音的Friday喊着,一边拿起桌上加了冰块的杯子贴上了脸,他好像有点发热,从昨天早上开始,Friday似乎提醒他了,嗯,提醒了,他想起来了,应该是发情期要到了,他要记得在今晚给自己打一针,按时间差不多还有一周。


 


“我的人在突尼斯发现了Banner,你知道的,我可以直接要求突击部队对他实行绞杀。”


 


“瓦坎达啊!”放下杯子叹了口气,Tony咧着嘴打断了对方,真是连个空闲的时间都不给他,繁忙的Stark先生,请问你现在想要干点什么呢?嘲讽的勾了勾嘴角,Tony的声音带着点恍然大悟的味道。


 


“原来你是说那些通缉的家伙啊,在瓦坎达吗?这种时候不就应该国家机器做调节,比如联系一下T'Challa,毕竟人家现在是国王陛下了。”


 


“他拒绝了。”Ross声音里隐隐的不悦已经分外明显,Tony吸了口气告诉自己别再刺激这位“老人家”,对方的心血管一直不是特别好。


 


“你觉得我可以做些什么吗?带着我的盔甲飞到瓦坎达去做客?你不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欢迎我的。”


 


何止不欢迎,他可能会被半空击落也说不定。


 


“我需要James的盔甲,10套。”


 


“这不可能。”嗓音上挑了几度,Tony拒绝的飞快,他绝对不能允许自己创造的东西,落到任何不可信任的人手里,不过想想他做的一切,似乎现在都存在工作室了。


 


抬起头看到墙角放着的,修复完整的盾牌,他并不想修好的,不,这是他老爸的东西,他有义务让对方变得漂亮,是的,漂亮,然后他就能加入到遗物中,说不定哪天埋进坟墓里。


 


“你给James做了支架,你想让他重新站起来,但是别忘了是谁把他拖下水的,是谁给了他盔甲造成了今天的结果,为什么是他,因为你在军方只有他一个朋友。”


 


吞咽下喉咙的唾液堵塞在了胸口,Tony的眉心打了个死结,取出反应堆的空洞被工业物质填补,可他还是常常会发疼,毕竟那不是属于他身体的一部分,真正属于他的已经被掏走了,挖空了。


 


“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信任他,我不信任你挑选的士兵,将军。”


 


“你让你的朋友失去了双腿,Stark先生。”


 


桌上的金属在飞舞,似乎?Tony不觉得,他感到腰疼,尾椎到脊柱的对方,疼的厉害,在Rhodey摔下来时,他是否感觉到了那种断裂的疼痛,和挖掉胸口的一块比起来,肯定更加难以忍受。


 


“你希望我给你提供武力,因为你不能在对方的主权国动手,那么运送坦克、装甲什么肯定都是不被允许的,加上你要面对的是一批逃亡的超级英雄,一般的海豹突击队员根本没法对付他们,现在是你需要我,将军,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的你不觉得吗,明晚一起吃个饭如何?”


 


“希望你明晚能给我一个更好的借口,Stark。”


 


单手撑着桌面,Tony盯着被拆散的咖啡机零件出了会神,大概是一会吧,毕竟Friday在静音,而他并不喜欢在桌上摆个闹钟什么,就为了提醒他该在几点几分去做点什么事。


 


“Friday,把我明晚的时间空出来。”


 


“Friday?”


 


“我解除你的静音了。”


 


“你这是在耍脾气吗?”


 


“嘿!”


 


抬头盯着墙角的摄像头,Tony伸手摆了摆,没有动,他只是静音了自己的AI,又没有让她屏蔽关机。


 


“喂,Girl,你这是怎么了。”挥手想要调出别墅的内部网络,手指在上面戳了半天,光屏没有动、虚拟键盘也没出现,整个网络仿佛一瞬间瘫痪了。


 


蹲下身用起子撬开了地板,他工作室的下方就是能源电缆,他可以手动切换到次一级的搜索系统,但是这情况很微妙,他或许该走到盔甲旁先穿上点什么,Friday休眠了他连一键穿衣都做不到。


 


“你好。”


 


指节扣响在桌面的同时,已经撬开地板的Tony惊讶的回过头,他没有发现任何人的接近,但是对方现在就站在他的背后,而且还是熟悉到可以让他做噩梦的一张脸。


 


“下午好,Anthony,或者叫你Tony好吗?”穿着棒球外套的金发男人,掀起鸭舌帽的边缘,孔雀蓝的瞳孔泛着晶亮的光泽,他撑着桌面俯视着蹲在地上的男人,黑色的背心在后颈处分开,鬓角到第一节脊柱的中间,浅浅的腺体正在散发着奇妙的气味,这让男人心生愉悦,Anthony,这个世界的你,是个Omega哦,而且还是没有被任何人绑定的。


 


“你是怎么进来的?”Tony在试图起身,但可能眼前这个人的出现太过预料之外,刚刚他还在电话里跟Ross将军争的你死我活,这边,这个正在被通缉的男人就突然站到了自己面前,而且他的AI瘫痪,报警系统没有任何的提醒,在脑袋磕上桌子的边角后,Tony终于想起自己忘记了什么。


 


在离开大厦和基地后,他没有取消别墅里关于复仇者的权限,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过这里了,太久了,从复仇者建立开始,在他邀请那些家伙住到自己的房子里之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过,加上Javis的下线,Friday的同步率主要依附于盔甲,已经取掉反应堆的现在,他改变了很多事,却独独忘记改变了这个。


 


但这不对,他没有关闭自己网络的权限。


 


“你是谁?”(Whoare you?)


 


其实他是准备说就算你能进来也别想带走什么,我已经准备送盾牌下葬了,不过这句话显然不是对着眼前这个家伙。


 


“StevenRogers,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难道还会有别人长成我这样?不过…”身体已经无限靠近对方的现在,Steven一手拍在了桌上的遥控器,金属的零件崩开,手环在指尖土崩瓦解,停留在半路的手指尴尬的收回,Tony眯起眼觉得现在的情况很不妙。


 


“你的眼睛是茶色的,像焦糖布丁一样,我可以摸一下吗?”Steven很兴奋,他的表情可以看出,现在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端的忍耐下,他在努力压抑自己快要崩盘的情绪,这很不一样,Anthony的眼睛是蓝色的,总是蓝色的,就像被阳光直射的海面,越往下越是深邃,不过他们的眼睛都很大,而且睫毛卷翘,单单从眼睛上来说,就漂亮的像个艺术品般。


 


“你到底是谁?”Tony向后靠了靠,压在腰后的手心慢慢握紧,如果对方是Steve那么现在这种情况下,赤手空拳的逃跑几率为零,他希望在网络失效的这会,无线电传播信号还活着,那么他在拖延时间的现在或许还有希望。


 


“你在拖延时间吗?”Steven笑了起来,歪过头脑袋的样子和平时被调侃的“美国甜心”似乎没有什么分别,Tony背脊爬上的虚弱感窜到了头顶,他在同时面对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时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一种会被扼杀的感觉。


 


当然可能那时候他愤怒的情绪占据了大头,之后在伸手挡住插下来的盾牌时,他还是有那么一秒认为对方会杀了他,这感觉很不好,他有点胸口发疼,毕竟他可是被下冲力弄到填充移位,那绝对是比脸上的伤口更让他烦躁的,他为此又躺了一次手术台,他恨手术台。


 


“看来是的。”没有等到答案的Steven摸了摸下巴,那上面很光滑,他想到今天就要见到对方了,兴奋的刮了个胡子,他找了好几套衣服,这是平时从来不会做的事情,可是他做了,想想时间,这绝对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天不是吗,他没有选择制服或者西装、军装,而是第一次接触未来世界时穿的衣服,对于纽约现在的天气来说有点热,不过这很好的掩盖了他的容貌,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Ste…”


 


针头扎进侧颈的皮肤时,Tony瞠开的双眼里瞳孔晃动,切碎的灯光在里面变得有些迷茫,像晴天下的星河,满满的尘埃。


 


Steven伸手接住了倒下的身体,臂弯里沉甸甸的重量引得嘴角上扬,他环顾了一下工作间,里面凌乱的摆满了各种制作一半的盔甲肢体,放在墙角的盾牌让他视线停留了一秒,仅仅一秒,他知道这个宇宙发生的一切,包括另一个自己所做的,这没关系,既然你放手了,那么把他给我吧。


 


伸手抱起昏迷的Tony,Steven想到自己上一次这么抱着对方,似乎是连着盔甲一起,那很重,他很累,浑身是伤,所以每一步都艰难的难以想象。


 


“你好啊,Vision。”转过头对着穿墙而入的机器人打了个招呼,Steven想自己的笑容可能有些僵硬,毕竟他很久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过自己原来的状态并不适合面对Tony,所以他对着镜子做出了改变。


 


接到信号后一路飞来的Vision很惊讶于面前所看到的,视觉接触的范围内正在高速的扫描运算,接着他确定,虽然DNA生物样本完全一致,但是眼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认识的美国队长。


 


“放开他。”Vision伸出手,被对方抱着的Tony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


 


“说实话,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每个宇宙的时间线都存在差异,现在我明白了,因为宇宙是多元化的,黑洞里存在的五维时间在未来也是可控的,当然这只是一种说法,不过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有个弱点,放在平时还挺致命的。”


 


揽着Tony让对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Steven伸手在口袋里摸了摸,脸上的表情像在找些什么,Vision的意识里并不存在危险感知,但是现在他有这种感觉,对方带了什么他没法控制的力量,身体冲出去的瞬间,Steven找到了他要的,举起的手臂跟Vision的鼻骨只有一毫米的距离,接着机器人骤然砸在了地上,浑身上下窜起的电火花噼里啪啦的作响。


 


“你作为Ultron的‘再生摇篮’最大的弱点就是,你是个机器。”


 


丢下手里的球状发射器,他之所以会选择一个落后于自己宇宙发展线的世界,就是因为自己经历的一切对方还没有经历,自己知道掌握的东西,他们一个都没有,因为英雄注册协议而引发的问题已经在他的宇宙落幕,他知道所有人的弱点,可是他们对自己却一无所知。


 


浑身颤抖的紧紧贴在地上,机械内部的存在敲打着驱壳,Vision没法说话,转动的眼珠随着Steven慢慢走出的身影而停顿,室内恢复到平静,手指抠抓着地面一个孔洞一个孔洞的向前,指尖碰到金属球体发射器的同时,更高强度的程序反抗让Vision发生了小范围的肢体爆炸,因此被推远的金属球一路滚到了墙角再顺着墙面滚到星盾旁后啪叽停住,Vision死死盯着的眼神在时间里慢慢消音。


 


90分钟后,限定睡眠解除,密码匙验证。


 


进入次级能源推动。


 


倒数计时。


 


3


 


2


 


1


 


“Good evening,Boss。”


 


Friday重新启动。


 


光屏出现在桌面上方,显示时间September 15\PM18:45


 


瓦坎达September16\AM04:15


 


Steve从睡梦里醒来,没有开灯的屋内他除了感受到对方的动静外,只有那个一闪而过的白色眼球,说实话在关灯的房间找Sam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笑一个。


 


“你在干嘛?”捂着额头Steve不太确定的问道。


 


“Rogers先生。”开灯的瞬间,Steve闭了闭眼,然后他发现进来的显然不是Sam。


 


“陛下有事找您。”


 


对着T'Challa的女保镖,Steve总有些无力,因为对方完全无视他人的做法,让他常常会碰到一些尴尬的局面。


 


“好的。”


 


穿好外套快步走过长廊,在进入室内后,Steve看了一眼灰白色密闭的墙面,Bucky就在那堵墙后。


 


“请进。”手指刚刚触碰到门框,声控的开关随着门一起滑到另一头,Steve视线所及的屋内至少有三张熟悉的脸孔出现在了屏幕上,而现在显然不是叙旧的最好时机,那么必然是出事了。


 


“Natasha、Rhodes、Vision。”


 


“他除了四天前离开过两天外,这两日都在瓦坎达,这点我可以作证。”等Steve站到身边后,T'Challa直接开口道。


 


“我想也是,好久不见Cap,你这个胡子也不是一天就能养出来的吧。”


 


下意识伸手摸着续起的胡子,Steve镇定的望着正中一脸凝重的Rhodes,他应该和对方道歉的,引起争斗最后造成结果的人——是他。


 


“这是最简单的伪装不是吗。”Steve掩藏在须绒下的嘴角压了压,这样他才能不显得那么狼狈。


 


“他知道你是谁。”(Heknows who you are。)


 


Rhodes说的很慢,紧紧盯在Steve脸上的瞳孔向外颤抖着。他能看到屏幕里男人眼球上的血丝,而他对此产生的原因一无所知。


 


“Cap。”Vision开口,他的身体修复还没有完成,没有Tony的帮助,他自己动手起来太慢。


 


“有人绑走了Stark先生。”


 


“而且这个就是你。”Pepper第一时间可以联系上的只有Natasha,而女特工在看到Friday网络断线前最后的一幅画面时,心脏骤然坠落到谷底。


 


“什么?”Steve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一直在这,虽然他很想回纽约,不,他想要给Tony打个电话,但是他做不到,他需要去寻找那些掩藏起来的超能力者,他们是协议的目标,他要找出九头蛇藏匿的基地,他要解决心理上那种上下起伏又难掩的疼痛感,他有很多事要做,而和Tony通话并不在第一位。


 


“Friday,切出录像。”Rhodes开口后,印着脸孔的光屏直接切换到片段模式。


 


Steve看到了Tony别墅的门口,平坦而长满了小草的路面,时间过去了十几秒或者更长,模糊的雪花点一闪而过,接着是嗞啦的噪音,Steve的心跳有些加速,他看到一个穿着棒球外套,带着帽子的身影走了进来,对方虽然低着头,但从身影上看起来如此的熟悉。


 


在门口站定后,男人并没有触碰门铃或者任何地方,而是侧过头,迎面对着监控镜头露出了笑脸。


 


画面静止在这一秒,Steve为自己视网膜接收到的一切感到震惊,他有那么一秒钟无法思考。


 


这是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身材、他的长相。


 


这是他每天会在镜子里看到的。


 


可是对方现在却出现在了纽约,仿佛他内心那一点期望变成了幽灵,他分割出了自身,去做着一些不需要理智考量的事情。


 


“我在大厦接收到Stark先生的信号,当我赶到别墅时,Stark先生已经昏迷,对方带走了他,并且用一颗暂时无法分析的金属发射器对我发射了病毒,造成内部网络的混乱。”Vision平静的声音没有起伏,他诉说的如此简单而镇定,却在Steve内心掀起巨浪。


 


“Tony失踪了,这本来与你无关。”Rhodes在开口的瞬间就让Steve感受到了疼痛,他被推挤了出去,或者说,是他自己这么做的。


 


“但是带走他的人是你,在Friday的日程表里有个模糊的记录,他与Ross将军的晚餐,在掉线前Friday记录下了将军想要的,对方用Banner博士和我威胁了Tony,之后的被强制关机了,如果对方今晚见不到Tony,那么他接下来的调查会牵扯到你的身上,而且我们都不清楚这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到底是怎么来的,他有着和你完全匹配相同的DNA组合,但是他不是你,他比你强大Rogers,而我们甚至不知道他带走Tony的原因。”


 


“你可以稳住Ross将军吗。”湛蓝的光屏照映在瞳孔里,Steve说的有些慢,他在做出选择和思考,他的理性和感性交织在一起,最后变成了一团乱麻。


 


“不超过三天,你知道的。”Rhodes伸出手比了个飞行的姿势,那几乎要戳痛Steve的双眼。


 


“我飞不起的话,对他而言,就只是个伤兵,毫无作用。”


 


“Natasha你可以找到Bruce吗?”Steve转过头问道。


 


“我可以尽力。”


 


“T'Challa我可能需要离开,Bucky…”


 


“这个你可以放心。”


 


“Vision…”


 


对上最后一个名字,Steve觉得自己可能晃动了一下,他想到那句话“Stark先生已经昏迷”,那个人用了什么办法?或许说至少对方不想杀了他,那就还有机会?


 


He knows who you are…


 


那个对着镜头的笑容…


 


他知道,他知道…


 


攒紧的拳头让骨节发出响动,Steve咬住的后牙槽正在隐隐作痛,他对着Vision的面容压抑着说完了最后一句话,他几乎在眼前出现了幻觉。


 


看到站在Vision位置的,是Tony。


 


“记录下你扫描对方所得的资料,之后我会和你在纽约汇合。”


 


TBC


 


*纽约西五区,瓦坎达按照设定是在非洲东北部,所以定在了东二区。4-10月时,时差6个小时。


也就是瓦坎达04:15时,纽约是10:15。



啊啊啊买!!!

阿浓:

两位拖稿大王……三个月前的事情了,我都忘记这个事了!没想到一年之后还可以一起再出小料,这是缘分吗(不

Grass☘:

合志的封面画完了来混更,最近就会发本宣的~~~


艾特作者们: @空白页  @阿浓 


时隔一年我们三又来出小料啦~这次是普通人AU!阿一画的马丁的早晨AU超级可爱!阿浓的SF也是一如既往的甜~~~而我一直在拖始终画不完....(被暴揍)

期待期待!给太太打call!!!

Riverlethe:

+


「———这位是FBI的特殊探员 史蒂文-罗杰斯。」



这一个星期会陆续出全人设,码底稿,预计下个星期三正式开始画连载。(想名字就够我想一段时间了) 


定性应该是半AU的感觉唔。

【盾铁】托尼说我请你吃肾宝片吧(pwp一发完)

肾宝片是个好东西(捂鼻血)

白定城:

@神经饼 一起接龙的文,大写的R18慎入,超级污!有剧毒哈哈哈哈哈哈


跟饼子说好了,如果有人能够猜出来哪段是我写的哪段是她写的,每人送一个点梗(其实超级好猜啊我们的画风完全不一样233)


事后想想这么污的车,大部分都是饼子的功劳,嗯,没错,就是这样。


车门开了,注意不要跳车


感谢提供了灵感的 @Aim💋 小天使👼,还有鼓励我们的草爸爸 @Grass☘ !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狂叫)

神仙画画!!!给太太打call!!!

口水熊熊口水:

buzhidaohuashenmebeij然后试了一下美式画法...果然还是想juxiwuyi地看到全部routi呢...明天改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