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ky N

【盾铁】He Watches Over Us

看哭了(*꒦ິ⌓꒦ີ)

吱吱:

一个脑洞,史总死了之后留在人间等队长。




*人物OOC注意。


*基妹是史总好朋友。


*爱锤哥的别打我,看了他大哥说“我全身都是脑子”后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彻底没药医了 (´;ω;`)




==========================================




Loki百般无聊的站在人群中间,顺应人类的习俗,他在今天换上深色西装。致词者走上台,不太想听人碎念一堆无意义的东西,Loki四处张望想找个地方躲懒时看见Tony孤零零的倚在后方的大石头旁,Tony朝Loki招手。




以手杖敲地,Loki瞬间移动到Tony旁边,“你干嘛跑回来?”




致词者就定位,所有人都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他们两个像被遗忘似的站在最后面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复仇者们都坐在最前排,所有人都一副颓靡的样子,只有Steve,他的坐姿仍旧端正,从这角度Tony只能看见他金光闪闪的后脑勺。他们怀着骄傲的心情送他们的队友最后一程,但伤心是难免的,Natasha把头靠在Clint肩膀上轻轻的颤抖。




“来看看,你知道的。”Tony耸肩,他倒没多少感伤的情绪。




Loki点头,他并反对Tony回来看看,但重点是,“看完之后呢?”




“谁知道,我还在思考。”Tony的视线穿过许多颜色的人头定在致词者身后的巨大棺木,棺材板是开的,为了让亲友们能看到死者的最后一面,这要到下葬前才会阖上。




棺木旁堆满了各方送来花束,以白色居多,睡在棺木里的人也以白花为床,Tony摩挲着山羊胡,对这画面有些感触。




“感想如何?”Loki看他的样子,便多嘴问一句。




一阵强劲的风吹来,吹飞了许多人的帽子,也把花瓣吹得到处都是。




睡在棺木里的人有着跟Tony一模一样的长相。




“感想嘛…”Tony看见几片花瓣往他这里飘,他便伸手想去抓住,但花瓣却穿透他透明的手掌继续飞舞,“白色太无聊了,我要红玫瑰跟爵士乐。”




Loki有种感觉,他觉得Tony可能分不清丧礼跟轰趴的区别,也可能他这辈子的梦想就是以轰趴的规格办丧礼,“你躺着的白玫瑰是Clint摘的”Loki提醒他那些无聊的白玫瑰有一大半是队友贡献的。




“这肥鸟真不了解我。”Tony往Clint的方向扮鬼脸。




然后他们没再说话,一瞬间致词者的声音大了许多,Tony边听边露出不满的表情,他对演讲内容很有意见,不时发出“啧”声,什么崇高的理想,那个王八蛋把他的丧礼搞得跟Pepper主持的董事会一样无聊。但当他说到他的发明、他的复仇者们、他的很多东西时,Tony倒是安安静静地听,Loki对他现在这安静的样子没什么表示,他没去看Tony脸上是什么表情,就是陪着他。




“你会走下去吧?”在致词快到尾声时,Loki打破沉默。继续走下去,前往死者的国度等待下次转生,刚刚台上那家伙说到最多次的词也是『他会继续走下去』,也以这句话为整个致词的结尾。




所有人都认为Tony Stark会继续走下去。




“大概吧。”




所有参加丧礼的人站了起来,每人手里拿着白花,缓慢的排成一排要将手中的花赠与逝去的人。




“他们都觉得我会继续走下去,连我也几乎这么想。早点投胎,我就能继续钻研科技,我他妈有好多事情想做、有一堆构想没实现、有好多我来不及做的事情,早点走我就能早点去完成那些我这一世来不及完成的事,留下对我没好处,我知道。”




复仇者们排在队伍的最前头,Steve是第一赠花的人,他手中拿着的不是白花,而是一朵红的让人眼眶发烫的红玫瑰,他将那朵花放在Tony交于胸前的双手之中。




“但我就是想留下,就算全世界包括我自己都告诉我,我该离开。”Tony手中出现一枝同样透明红玫瑰。




Loki点点头,他了解Tony的心意,要强迫他离开吗?那没什么意义。




Loki觉得凡人真麻烦,自己也很麻烦,他用手杖敲了下地板,瞬移到排队的人群里,Loki懒得去领花,便直接抢了随便一个人手里的花。




Steve赠了花之后没走,他在一片惊讶的低呼声中吻了Tony冰冷的唇,像要破解沉睡魔咒的王子一样,可惜Tony再也不会睁开眼。




Loki转头,想看看Tony看见这一幕会有什么反应。




后方的Tony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透明的身体像水蒸气矇眬,Loki在那刺眼的光芒中看见他闭上眼、仰起脸孔,洒落在他脸上的是阳光,不是Steve的吻,但Loki觉得Tony相信,那就是。







然后Steve要求神盾把Tony的棺木送上太空,Steve没有见鬼的本事,所以他看不见Tony气得往他屁股踹。




Loki冷眼看着Tony因为脚直接穿透Steve而重心不稳跌倒,这画风变得真快,十分钟前他们俩人居然感动到他,现在Loki只想收回自己的感动,“你现在还想留下吗?”




“去你的Steve,为什么要找神盾送!”Tony快疯了,他总觉得自己的遗体在经过神盾里众多的CAP粉丝具乐部成员的手之后会从世界上直接消失,他没忘记他跟Steve结婚那天那票粉丝具乐部成员看他的眼神,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一样。




要发射也找Pepper啊,Stark工业难道缺火箭吗?




“快拒绝快拒绝快拒绝快拒绝快拒绝快拒绝快拒绝快拒绝快拒绝。”Tony在Fury耳边碎碎念,但他没吵到Fury,倒是偷看兼偷听的Loki嫌烦的捂起耳朵。




“好。”Fury一秒点头答应。




“去你的为什么老冰棍说什么你都答应!差别待遇啊!”Tony暴怒的掐住Fury的脖子,以前不管他提出什么好点子Fury都是实施先拒绝后再议政策,这换了Steve以后就不一样了。




Fury掏了掏耳朵,他突然觉得耳朵突然痒痒的、脖子也凉凉的,“这事就交给Coulson吧。”然后Fury把这件事甩给他的心腹兼CAP头号粉丝的Coulson,被点名的Coulson义不容辞地站出来满口答应。




Tony发出只有Loki听得到的怒吼声。




麻烦的人类,Loki双手捂着耳朵,噗一声的消失。




后来Tony的遗体当然还是完整的被发射到太空里,就是在Coulson完成这项任务之前他每晚睡觉都觉得脖子凉凉的。







Steve打了血清之后,身体各个方面都是普通人类的4倍,如果说生命也是普通人的4倍的话,等Steve自然老死最少要等200年,仔细思考这件事的严重性后,Tony决定来找似乎最能帮助他的Loki求助。




“Loki,我现在只能依靠你了。”Tony双手搭在Loki肩上,他再认真不过的说,“去帮我把Steve的血清抽出来吧。”




“抽什么血清?我做掉他比较快。”Loki一把拍开他的手,变出手杖,一副现在就出发了结Steve的架势。




“不准,你做掉他我跟你没完。”




这件事之后不了了之,Tony也不是真想让Steve早点过来陪他,就是商人本性发作,觉得等200年太他妈亏了,Steve跟他在一起不到30年。




Tony立下毒誓,之后没让Steve好好补偿他,他就改姓Hammer。







Tony还不习惯变成灵魂的生活,有时会不自觉得窝到地下工作室,直到他看见自己的手无法拿起任何工具时才想起自己不是活人。




灵魂不用睡觉,整个复仇者大厦没人看得到他,跟Loki同是神的Thor也看不到,他整个人闲得发慌,人生最大的乐趣突然变成看他那些伙伴们干蠢事。




Loki到复仇者大厦来访的日子是Tony最愉快的时候,这表示他可以跟人分享他的观察,Tony现在没有像以前那么讨厌Loki了,因为Loki对Tony说的东西非常感兴趣。




就是他老把复仇者们干的蠢事告诉Loki,造成Clint整天疑神疑鬼的怀疑Loki在大厦里装监视器,因为Loki即使人不在地球上也还是知道他都做了什么些事情,而且还拿来时不时的嘲讽他。







Steve新画了一大堆关于Tony的画作,没有任务时他一整天都拿着画笔,Tony一直在Steve身边点评,不是质疑Steve的绘画技巧,是Steve把他画得很美,但他觉得自己怎么看都是帅气逼人不该只有美而已。







时间过了很久,Tony一直待在复仇者大厦里陪Steve。




Clint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过世,Tony在他们变成灵魂出来没多久时都变着花招吓过他们,可惜的是Natasha就算被吓也没有反应,她只会给Tony一个紧得生疼的拥抱。




他们陪着Tony过了一段时光后就一个个离开前往死者的国度,说会在那边等他跟Steve到来。




就算是好队友也很难守着一个人超过百年。




Loki坦承他从没想过Tony可以撑过一年,当年在Tony的丧礼上听到Tony要留下等Steve时还想着Tony一年后就会因为太无聊自己升天。







这里变得很不一样,复仇者大厦不再是那个拥有最先进科技的大楼。




所以说神盾的科技都他妈是废物!Tony看着神盾特工们搬来最新的设备要给大厦来个久违的升级时,Tony满脸不高兴在心里数落着神盾上下所有人,如果是他的话他绝对不会让复仇者大厦的科技沦落到只比当代科技进步一点点。




新的复仇者们已经不再以这里当主要据点,但他们偶尔会回来探望他们的恩师Steve,Tony面对那群小鬼心情总是很复杂,他可以说是看着他们长大变成独当一面的英雄,但那群小鬼没有一个认识他。




Steve一个人住在这空荡荡的大厦里,每天过着规律的生活。




早上五点起床、晨跑、吃早餐、训练、午餐、训练、晚餐、训练然后在十点时上床睡觉,当然有时候中间会穿插着一些小事情,例如跟他的学生视讯聊天,跑一趟神盾或是久违的出个任务,Loki跟Thor有时也会来找他,他们来访的时候Steve一整天的规律就会被打乱,但总结一下他的生活就是这样。




Tony不敢相信Steve居然可以一辈子保持着这么规律的作息。




规律的可怕,也无聊的让人发慌,







今天一早神盾通知Steve他长久以来的死对头红骷髅过世的消息,这绝对是个值得高兴的事情,但Steve听到后却淡淡的说他知道了。




红骷髅是Steve这辈子的死敌,红骷髅的身体无法激发出血清全部的效果,但也让他活得足够长久,他就像个打不死的蟑螂一样,Steve每每认定他死在哪次事件里,没过多久他又出来作乱。第一代复仇者都过世了以后他们俩就这样互相争斗了一百年以上,他是最后一个曾与他们活在同一世纪、能证明他们的过去确实存在,并非只是Steve一场梦境的人,现在连他也死了。




“消沉什么?”Tony伸手戳Steve的脸,一如往常地穿透过去,但他不在意的继续说着那些Steve听不到的话语,“居然为了红骷髅消沉,像个多愁善感的老人家。”




Steve确实老了,时间花了漫长的岁月才在血清的保护下对他的身体造成影响,他的头发变成白色,身材也不似以前壮硕,脸上皱巴巴的,他看起来像个体格不错的7、80岁老先生。




这让Tony心里平衡点,他也看到Steve变成老公公的样子,他俩公平了。




吃过午饭后,Steve更改下午的行程,他先去花店买了束鲜红的玫瑰,Steve带着它来到复仇者纪念馆。




那原本只是一座五层建筑物,今日已经变成一个大园区,园区里的每栋建筑都代表一个世代的复仇者。




Steve先是随意晃过一些较新的楼馆,去看看他以前的学生,Tony跟在Steve后面,他知道Steve最终的目标是第一栋复仇者纪念馆,那里人烟稀少,曾经到馆内参观的人潮单日突破五万人就像是骗人,现在只有参加导览行程的人会跟着导览员走过这里,从导览员的嘴里听闻那些久远又变质的过去。




曾经名扬一时的复仇者们终究会被遗忘。




Steve来到这里后,脸色沉重了些,手紧紧捏着那束花。




一楼大厅排放着所有一代复仇者的雕像,Steve跟Thor的也在里面,虽然他两人依旧健在,但馆方还是给他俩造了雕像。Steve没看那些雕像,他搭电梯直接到了三楼,那层楼专门放置Clint跟Natasha的物品,入口处还有两人威风凛凛的投影,Natasha依旧美的冒泡这点Tony没有怨言,但Clint那投影Tony就颇有微词,Clint压根没有像投影的人那么帅气过。




Steve慢慢的逛过他老队友们的展区,曾经勾肩搭背的队友现在变成一张照片、一行文字供人瞻仰。




Tony很没形象的打个大哈欠,他不论什么时候都讨厌逛展览,科技展除外,他现在不能踹着Steve的屁股要他看快点,所以Tony就不管Steve先去其他楼层逛逛。




二楼是Hulk跟Sam的展览,Hulk房里整柜的玻璃动物都在这,保存完好,Steve跟Thor也有点东西在这层楼里,但不是很多,只占一个小区域。




地下一楼跟地下二楼的展示空间则是被Tony、Banner跟Scott的发明占领,馆方把Banner跟Hulk搞错成两个不同人,不过也没有知情的人去纠正这项错误。




地下二楼主要是Tony的展区,Tony很满意馆方放出来自己的投影,帅的可以迷死一票人。




这层楼大概是展示了最多仿造品的楼层,Steve并没有把他所有的发明都交出去,几乎一半以上都还在他的地下工作室里。




这里有仿造的Jarvis跟Friday,但这两个AI除了声音像之外其他都不对劲,Dummy也有台复制品在这里,真的Dummy几十年前就锈到动不了了。




Tony在这里晃了将近半小时Steve才慢慢走下来,感应到有人入馆,仿造Jarvis的AI在侦测到来人的身份后率先打招呼,模仿当年所有人走进复仇者大厦的样子,『欢迎回家,Rogers队长。』


那许久未听见的英国腔让Steve身体颤了一下,Steve扯出笑容,对着其中一个摄像头说道:“好久不见。”




『请问您今天来访的目的是?』




“我来看Tony。”Steve迈开坚定的步伐穿过那些仿造品,来到展示着Mark们的圆形展示厅,他抬头看着圆形展示厅前的摄像头,对着AI说到,“能给我点空间吗?”




『遵命。』




AI那声遵命不管说几次都让Tony全身不舒服,Jarvis从Tony造出他到变成Vision中间那漫长的时间里从来没说过那个词,Jarvis只会说『如您所愿』,有时候还带点不耐烦。




Steve慢慢地坐在展示Mark的展台上,他的动作不如以前俐落,Steve在其中一台Mark前放下那束花,“好久不见,Tony。”声音轻柔地像耳语。




Tony在Steve的背面的展台坐下,两人之间隔了具Mark,“好久不见,Steve。”




Tony的坟墓是空的,Steve只会去那边帮Tony除草,他并不会对着空荡荡的坟墓诉说他对Tony的思念。




这整层楼里只有这些Mark是真货,IRONMAN为了世界做了那么多事、牺牲了很多东西,Steve不想让它们因为自己的自私而被埋藏在复仇者大楼里生灰尘,它们应该要被所有人知道。




但其他的东西,Steve不打算交出去,就当他自私一回吧。




这些Mark在Steve眼里就像是Tony的化身,他们初次相遇时Tony就是穿着Mark,Steve的脑海里有关Tony的记忆大多都有Mark,而且Tony在它们身上付出了一大堆时间。




“Tony,今天神盾告诉我红骷髅死了。”Steve对着Mark开始说起来,整层楼只有他的声音,“说来奇怪,红骷髅无法作恶是我的心愿才对,但听到他死的时候我的心却像空了一角,不该有这种反应,对吧?”




Steve轻笑了声,每次来这里,他都有种Tony在听的感觉,他的声音沉了些,“这一路走来我获得了很多东西,也失去了很多东西,不管是我想留下的或不想留下的,它们总是会离我而去。”Steve伸手盖住双眼,声音中多了鼻音,“你走的时候我心如刀割,我经历了最让我心痛的事,我以为这能让我习惯接下来的失去,但其实我不能。复仇者们一个接一个走的时候我都很难过,那些跟我对打了半个世纪的超级罪犯们过世的时候我也很难过。你们都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等待随你们而去的那天,但那天却迟迟不来。我总是梦到等我过去找你的时候,却哪里都找不到你。”




“谁叫你要打血清,下辈子你该记得我家老头做的东西不要乱打入体内。”Tony双手抱胸,眼眶微微发酸,他数落着Steve,“你自己动不动就活个200年,现在怪我先走,太没天理了。”




“我一直像漂浮在空中的人一样,当我从冰里醒过来的时候我真的有那样的感觉,我熟识的人都过世了,这世界没有一个我熟知的人,是你...是你跟复仇者们像条绳子把我从空中拖回地面,让我不再那么彷徨。”Steve看着Mark闪亮的面具,他曾隔着这层冰冷的面具对在里面的人说过各种话语,恍惚之间他有种Tony就在这些面甲后面的错觉。




他深吸一口气,这些话他不曾说过,埋在心底好多年,今天红骷髅的死讯就像是斩断他与过去的最后一丝连结,让他感到心慌,像回到多年前他在有Tony的那个时代醒过来一样,“而我现在的感觉就像又回到了空中,但却不太一样,那时的感觉是彷徨,对那个未知的时代产生的恐慌感和格格不入。




现在的感觉是我不知道怎么去触碰我周围的那些人,他们尊敬我,与我保持着距离,而我却害怕当我与他们混熟了之后他们又会在不久后的哪天永远离开。




Tony,如果你听到的话绝对会笑我,我以前一直鼓励你离开实验室多接触人群,结果现在却害怕与人相处。但我真的怕,我不想在看到我认识的人先我一步离开,那会让我的心很痛,感觉像你们离开时带走了一部分的我,而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不在有那种感觉、心不在那么痛。”




Tony背靠着Mark艳红的腿甲,他静静地听着Steve说话,这些事不用他说Tony也能感觉到。




Steve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他外表再怎样壮硕、外面把他传的有多传奇,真实的他就只是Steve Rogers,一个过分善良的家伙。




然后Steve说对了,Tony绝对会笑他,等他又能跟Steve互相拥抱的时候他要狠狠地笑他,他要笑他好几个世纪,他会把这件事当反抗Steve的按例去违反Steve给他订下的各种规矩,Tony敢肯定,就算变成幽灵也不会阻止Steve想让Tony过正常人生活的打算。




但现在的Tony笑不出来,他陪着Steve渡过了百年的岁月,他懂Steve的感受,那种明明身处在人群之中却依旧感到孤单的心情他懂,不管再怎么撑起笑颜面对其他人,却无法掩盖心中的恐惧,恐惧自己会伤到别人,恐惧着...自己会被别人所伤。




“我能再见到你吗?”Steve嗚咽这句之后便没再说话,他卷曲着自己的身体隐藏脆弱的一面。




Tony不确定Steve哭了没,他依旧靠在Mark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就算Steve在这时哭了他也不会笑他,Steve应该哭,他孤单太久了,他孤单怕了。




一具Mark,阻隔着阳间之人与阴间之人。




Tony明白自己说的话Steve永远都听不到,他现在给的保证也不会传到Steve耳里,但他还是给出承诺,“我会一直陪着你,Steve。”




Tony不清楚他们这样坐了多久,可能几分钟,也可能几小时,他很久以前就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Steve走出复仇者纪念馆时天色是鲜艳的橘红色,Tony陪着他走出去,但只有Steve的影子被斜射的阳光拉得变形。







四周是倾倒的大楼,有很多人在哭泣,Steve看着这一切,很想安慰他们不要为他哭泣,他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这把年纪还出任务对Steve来说太吃力了,但他还是义不容辞的带着盾牌上阵,他在这次任务中救了很多民众,他为了救下一名双腿被钢筋刺穿的女孩而被倒塌的大楼压住。




Steve看着自己的手,他手上的皱纹全部消失了,变成很久很久以前厚实的样子,Steve到附近的店家看着展示橱窗倒映出自己的样子,他变回20几岁时的样貌。




“你活得真够久。”Loki突然出现,吓了Steve一跳。




“Lo、Loki?”Steve看著有一阵子不见的邪神,他没想到Loki居然看得见他,“你看得到?”




“废话。”Loki翠绿色的眼睛扫过了他,Steve感受到Loki看他的眼神里带着些许的愤怒,“我是神,当然看得到你们这些低等的灵魂。”




Steve脑中突然闪过些什么,但他没来得及抓住,因为Thor突然随着雷声降临,“我来救你了!吾友Steve!”,接着在废墟里搜寻Steve的特工们纷纷逃离现场,Thor挥舞着雷神之锤像雷从天空劈下般直冲进瓦砾堆里。




Steve看着Thor勇猛的在瓦砾堆里寻找他的身影,而Loki在他身旁扶着额头叹气,Steve问向Loki:“Thor看不到?”




“对,他看不到。”Loki真想现在就把Thor拖回家去,这么大只的灵魂在他旁边,他这老哥居然半点也看不到,“他早年不听课跑去跟恐龙干架的后果。”




Steve点点头,懂了。




“你就没什么要问我吗?”Loki懒散的问,他们两人像局外人一样看着Thor冲进冲出,神盾的特工们老早就跑远了。




“Tony,还有其他人,他们死的时候你也......”Steve斟酌着用字,他不确定Loki有没有看见他们,或是跟他们交谈过,Loki不是经常在地球。




“恩,我看到他们,还跟他们说过话。”Loki大方的承认,“他们在世界停留了一段时间,才纷纷离去。”




还是都走了吗...Steve心底发酸,他以为自己还是有机会可以遇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那,Tony,你有跟Tony说过话?”




“当然,他停留的最久。”




“那、那他有留什么话要给我吗?”Steve激动的问,心底一阵欢喜,Loki说Tony留的最久,这句话可以让他激动好几天。




Loki不说话,他抬高头颅用高傲的姿态在等待什么,Steve咳了声,用敬重的声音说道:“可以请你告诉我Tony是否有留话给我吗?”




Loki就是逗逗Steve,没想到他真放低姿态,“你家Tony给你的最后一句话是,”Loki清清嗓子,模仿Tony当时说话的样子,“『你妹的老冰棍,你知不知道你是老爷爷、老爷爷了啊!就拿个盾跟着人家去出任务你他妈脑子被门夹了?他妈活太久了嫌命长是吧?命长分我点啊王八蛋!』,他这样说。”




Steve彻底愣住,这段话不可能是很久以前留下的,是最近的,甚至是今天的!




“Tony还在現世?Steve抓着Loki的衣领,然而他碰不到Loki,他又试了几次,还是抓不到。




Loki用手杖推开Steve的手,“你还有空在这里抓我?不抓紧时间去找人?”




“我抓你就是想逼问你Tony在哪。”Steve认真的说。




“自己找去,我才不说。”Loki翻了大白眼,他凭什么这么好心?Loki用余光撇了Steve,他还是那副认真脸,Loki撇了撇嘴,给点提示,“他这些年最喜欢待的地方是他的天台,可以用来脱盔甲的天台。”




“谢谢你。”Steve看着Loki的眼睛,慎重的道谢,然后马上跑的没影。




又走了个麻烦,Loki看着Steve像跑百米似的往复仇者大厦的方向冲,心里也轻松不少,但也多了点惆怅,Steve一去找Tony,Tony这麻烦了他上百年的家伙估计要不了多久也会消失。




“吾友Steve!”Thor还在那边叫喊。




Loki心底一阵烦躁,这也是个麻烦,而且是个会陪伴他几乎到永生的超级大麻烦,为什么这种愚蠢的家伙是他老哥?




Loki敲了敲地板,瞬间移动到Thor旁边,制服住横冲直撞的雷神,“别叫了,他死了。”







Steve用最快的速度冲回大厦,他直接穿透墙壁一层一层的往Tony的脱装甲用机械天台那里跑。




真如Loki所说,透明的人影非常危险的坐在天台的边缘,两脚在外面晃啊晃,Steve很想直接冲上去把那个人拉起来,把他紧紧的搂在怀里,他上百年没抱过Tony了!




但他突然想起他们初遇的那天,百年一隔,宛若初见,Steve咳了声,引起坐在边缘的那个人的注意,Steve朝他伸出手,说出当时的那句话:“Hi,Mr.Stark。”




Tony惊讶的眼睛瞪大了,Steve跟他一样是透明的,Steve看得见他了!Tony眼眶泛红,一股鼻酸的感觉涌上来,他等这天等多久了?




Steve的手依旧伸着,等待Tony搭上去。




Tony稳住自己的心,把眼泪眨回去,他露出微笑,一如当初,他伸出手,搭了上去。




“Cap。”






<END>




==================================




复健….好久没写文,手感是什么都忘光了。




标题取自 <猜想?堕落之子> 里史总棺材板上的铭刻,把史总的遗体射上宇宙里也是那本里面的剧情。


He Watches Over Us,这句不知怎地到我脑子里转变成“史总一直看着队长”((被揍


反正就是这样(恩?),史总的遗体在外太空看着所有人,他的灵魂留在地球看队长




感谢看到最后的所有人((鞠躬













评论

热度(41)

  1. Nicky N吱吱 转载了此文字
    看哭了(*꒦ິ⌓꒦ີ)